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五寶小說 > 都市 > 薛淩程天源的是什麼小說 > 第1932章 吃醋

薛淩程天源的是什麼小說 第1932章 吃醋

作者:八零佳妻忙種田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8 05:56:25

-

薛欣看著小齊邁著妖嬈的步伐一扭一扭離開,眯住眼睛瞪向一旁的陳新之。

“她誰呀?給你們送甜品是什麼意思?拿我們餐桌上的東西送你們——好個借花獻佛呀!”

陳新之無辜搖頭:“不認得。”

程煥崇眼角瞥向林清之,嗓音淡定卻帶著一股明顯的冷意。

“這幾天你都不在家,所以不認得她。她是二嫂妹妹的閨蜜,好像姓齊,二嫂一直喊她‘小齊’。前兩天跟著親家翁他們一家三口過來的。”

林清之也是一臉無辜,求生欲滿滿答:“我也不認得。”

薛欣聽說是二嫂的親戚,臉色緩和了一些。

“那她給你們送燕窩是什麼意思?啊?她做什麼不送我和三哥呀?剛纔至少三十多人聚一塊兒吃飯,她為什麼不送其他人?”

陳新之伸手將小燉盅推得老遠,溫聲:“我連她都不認識,怎麼可能知道她為什麼不送其他人。可能是眼瞎看錯人吧。”

林清之一向有涵養,不過麵對愛人的質疑眼神哪裡敢有一點點涵養,直接將燉盅擰迴旋轉餐桌,優雅擦了擦手尖。

“可能真是眼瞎認錯人。我一向不愛吃甜的。”

程煥崇扯了一下嘴角,嗓音涼颼颼。

“那燕窩可不是普通燕窩,是挺珍貴的血燕。清少,剛纔她說你冇吃,特意送過來給你吃。人家小姐姐那麼有心,你確定要辜負人家的一片好意?”

林清之垂下俊臉,隱下寵溺低笑。

“我不吃甜的,再有心有意也隻能辜負。”

程煥崇長長“哦”一聲,淡聲:“那可真是太可惜了。美人一片美意,辜負了多讓人心疼。剛纔大夥兒這麼多人一塊吃飯,我都顧不上招待你,反而是離得老遠的客人小姐姐一直關注你,連你有冇有吃血燕都一清二楚。慚愧慚愧,看來真是我招待不週呀。”

林清之暗自苦笑,溫聲:“我早已當自己是馨園的一份子,不必費心招待。你我之間,不必有任何客套。”

“哪行!”程煥崇動作緩慢擼起毛衣袖子,道:“你第一次來我家吃年夜飯,我卻顧著跟小欣聊天,連你吃了多少,吃得飽不飽都不知道,幸好有家裡的客人對你關心備至。她坐得大老遠尚且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坐一邊卻渾然不知。清少,不好意思,是我失職呀。”

林清之哭笑不得,輕咳一聲。

“我是自己人,不必招待。客人眼神不好認錯人而已,你不必往心裡頭去。好不容易能有機會來馨園吃年夜飯,我心裡非常高興。”

這是大實話。

兩人好不容易有了大進展,他也終於肯讓自己來馨園多走動——這是他今年過年最開心的一件事。

一點兒小插曲罷了,他卻無緣無故吃上醋,自己何其無辜!

“嗯。”程煥崇認真點點頭,嗓音平淡似水:“三十多人擠一塊兒吃飯,客人能一眼認錯你,卻不認錯其他人,也是夠不容易的。”

林清之:“……

這是哪門子的乾醋呀?至於嗎?彆人的殷切他可是一點兒也不敢要,連沾染半分都嫌麻煩。他容易嗎?確實是夠不容易的!

陳新之眉頭微動,直覺空氣中的酸味太濃鬱,輕咳一聲轉開話題。

“這一批血燕的質量不錯,可惜量有些少,我隻送了一盒過來。小欣,下次我留多一兩盒讓你帶回來。”

“不用。”薛欣嬌哼:“我都吃膩了。”

陳新之寵溺微笑:“血燕口感比較好,換換口感吧。”

薛欣瞥了瞥林清之,想起剛纔那女的是對他拋媚眼,心情稍微好了一丟丟。

“鐵頭哥,幸好她冇對你拋媚眼,不然今晚我就得去找一個摩托車頭盔將你給罩起來。放心,我會找一個最好看的,保準讓你好看。”

陳新之苦笑哈哈,摟住她的纖腰。

“你要我好看,我就好看。不管你在不在我身邊,除了親人朋友外,所有女的於我而言都是路人甲。我們有車坐,下雪天開摩托車很不安全,這一次的頭盔就算了吧。”

薛欣抿嘴嬌笑,轉而看向另一側的林清之。

“你呀,跟人家清少站在一起冇得比。他的氣質比你更會吸引小姐姐。那小姐姐將燕窩放在你們中間,眼睛卻一個勁兒往清少眨巴眨巴,顯然看中的是他!”

林清之暗自苦笑,真想扶住自己的太陽穴深呼吸幾下,奈何良好的教養讓他此時此刻做不出來。

妹妹,你這是坑我不夠慘,非得將我往火坑裡推,是不?

一旁的陳新之想笑不敢笑,悄悄給他一個“我很憐憫你”的眼神。

薛欣壓根不知情,可能是嫌棄拱的火還不夠燒到清少的好看眉毛,樂嗬嗬開起玩笑。

“小姐姐一個勁兒盯著你看,拋媚眼又送血燕——真是夠熱情滴!清少,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美人如此盛情,你就這麼辜負了,會傷了人家小姐姐的心哦!”

林清之“額”了一聲,可能是極少有人敢這樣明目張膽當麵調侃他,一時半會兒竟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程煥崇輕輕站起身,白皙修長的手按在林清之的肩膀上。

“對,我也瞧見了。清少的魅力可真是夠好的!來我家吃一頓年夜飯都能招蜂惹蝶,這春天的花還冇開,你都已經芬芳滿馨園呀!”

林清之眼角尷尬抽了抽,儒雅微微一笑。

“我不愛香水,哪來的本事招蜂引蝶。春節是到了,春意卻還遙遙無期。外頭白雪皚皚,冷意酷寒,我哪有什麼心思賞花,何況我從冇賞花之心。”

程煥崇嗬嗬笑了,在他的肩膀上捶兩下,看著輕輕緩緩,實則是用了暗力。

“是嗎?那就太可惜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清少,你未免也太無情了些。”

林清之眉頭皺了皺,卻不敢開口求饒,仍保持風度安穩優雅坐著。

好吧好吧,隻要他能彆生氣,隻要他能彆明嘲暗諷,打自己多少拳都能受著,再痛也得受著。

一旁的陳新之憋笑,直覺自己的肩膀似乎也暗自痛了。

看來,下次不能跟清少坐得太近。

這池魚之殃太糟了,他可一點兒也不想沾惹半分!

,co

te

t_

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